联系客服
紫微神数-江湖奇闻轶事遗珍录(下篇)
时间:2021年07月06日 信息来源:互联网 点击: 加入收藏 】【 字体:
文章导读:七、中段的插曲~关於傲天行本人的来历上文当中公开了一些不为坊间所闻之事也。今回在此处加插一段插曲,是欲藉此机会澄清一些事。第一件事,是对师傅来历的猜测,有传师傅是禤前辈的学生,也有传师傅是王老先生的四十门徒

七、中段的插曲~关於傲天行本人的来历

上文当中公开了一些不为坊间所闻之事也。今回在此处加插一段插曲,是欲藉此机会澄清一些事。

第一件事,是对师傅来历的猜测,有传师傅是禤前辈的学生,也有传师傅是王老先生的四十门徒之一,有的认为师傅是杨老前辈后来收的弟子,甚至有人猜测师傅师承自台湾紫云先生。实情是,他们没有一个见过我。

第二件事,是文章的内容,到底是傲天行本人的?还是吾兄方某在发功?抑或傲天行纯粹只是一个代笔?真相是,文章里的每一只字,均出自本人亲笔,而笔者对「铁算盘」的认识只有皮毛,但家兄对斗数的认知可能不及我深,文笔的手法,更似乎是我略胜多筹。

第三件事,是当中提及的事情,到底是事实?还是杜撰?从文章的内容观之,有如笔者曾亲历其景,但以笔者的年纪来看,除非是几位前辈的后人,否则笔者不可能会在事发的现场出现。那么究竟笔者是怎样知道的?若然说出,可能会令人感到扑朔迷离,我想不如交由读者去自行猜测好了。

第四件事,是笔者对飞星派的认知程度。闻说有人提出我在前篇引用的例子未能囊括该派的特色,诸如飞星派的体用问题、立极、「自化」、「化入」、「化出」、三才理论等。

这实际是飞星派在后来的一些包装,将传统斗数的一些部份手法也加到当中里去,造成了疑幻疑真的感觉。愚见认为,术数跟西洋科学一样,要令其体系化,是要以简化为先,过份的理论包装,无助于其在推断上的效果,难道飞星派的手法,会令「共盘」的问题出现另一片的天地?

打个比喻来说,有人对你说他有一块美玉,可是他却把这块美玉包在盒子里,而且用美丽无比的花纸包装起来,现在傲天行为了让大家一睹这块玉的本来样子,把它的所有包装拆除,可是飞星派的主张者,又急忙忙的用别的花纸,把它又包装得紧密起来,只让大家看它的华丽包装。

我的意见是,有此必要吗?传统的斗数何曾有 此需要?是否又想将「华山钦天四化紫微斗数飞星秘仪」炒高来卖?

第五件事,是关于傲天行的年纪和研究斗数的时间。

笔者认为,这件事是不需要卖关子的,傲天行生于一九七四年,与斗数建立情谊之时,是在一九八五年,那年是小学五年级,而能够默写出「形性赋」、「紫微斗数总诀」,以及白手起命盘的时间,是一九八八年尾,刚升上中学四年级的时候。为何这么早会接触术数?无他,家学渊源也。

最后一个疑问,是笔者到底师承自何人?真相是,傲天行的师父就是先祖父范东湶先生。先祖父生前虽然不是从事命相工作,但对术数是有相当的爱好,

有 一件事不可不提,就是上海当年在解放以前,是有用斗数为人推算人生的命相家存在,只是为数不多罢了。

解放前上海的家境相当不俗,故此祖父有所别墅在浙江,此别墅大屋的二楼半层,是他老人家的私人图书馆,当中存放的大部份是术数古籍,别墅有多大?在那里?实际上是现在浙江某美术学院的前身,一间美术学院一层楼的半边面积有大,读者们可以想象得到。

紫微神数-江湖奇闻轶事遗珍录(下篇)

上为当年在上海名噪一时的铁版神数大师—— 汪怀节先生所批算的命书(资料来料∶傲天行家传

将斗数带到香港,使它风行于世的,可能跟李君平、军师 吴用、陆斌兆及张开卷四位老前辈不无渊源,令它发扬于宝岛的,也许要归功于前篇提及的几位老前辈。

然而,斗数跟铁板数一样,当年在上海均是存在过的,正如董慕节前辈的老师是汪怀节先生,汪公当年在上海是相当的有名,与先祖父也甚有交情,不过这些往事,相隔将近已半个世纪,不为人知罢了。

八、钦天鉴秘籍的出现

杨王二位老前辈的恩怨并未终结在报章的对唱战中,一天,王老先生心生一计,索性将自己搜集到的陆斌兆先生油印本斗数讲义出版,美其名为「钦天监秘籍」,自己以中州派嫡传弟子的身份去补注此书。

所以在王老补注版的该书序文,我们可以见到一些谓公开了此数据后,一定会受到某人唾骂的事,其实说的就是这个情况。不过,据说杨老前辈甚至禤先生均从来没有把这件事情当作一回事,因为王老先生当年并不知道这本紫微斗数讲义的油印本,并非是甚么宫廷大内流出的秘籍,而是一套在七十年代时,旺角奶路臣街书摊有售的一套教材讲义,而当时的售价只是十八港元。不过,此套教材的精华,是要经过老师口授的。

而在此场闹剧中,王老先生根本未曾讨得人家半点便宜。甚至乎因为后期禤先生有开设斗数班授徒之故,有人曾大胆假设说,那些禤先生的深造班学生,对斗数的认知,均远比王老先生的为多,不见得是假话。

紫微神数-江湖奇闻轶事遗珍录(下篇)

上图节录自王老先生当年补注出版的陆氏紫微斗数序文,当中提及的甚么拥有秘籍而怀宝自秘的人,其实就是在指责杨老前辈不肯将油印本讲义借给他影印。

谓王老先生仅学得三个宫垣,是因为杨老前辈真的只教了他三个宫垣,而笔者在前篇提及过的杨老手抄笔记,可算是份当年的见证。至于甚么将内容泄漏必遭天谴之言,实际上是因为当年杨老前辈也生气了,说过类似的说话。

可是,因为这套斗数讲义的书籍当年极之受欢迎,故王老先生索性办起授徒课程起来,今日为止,有相当多的人对他的斗数有盲目崇拜,相信这类斗数爱好者,在当时仍未接触斗数,否则难以想象会有这样的崇拜行为。

以此而论,我们便明白「中州派」的创立人和大宗师,是王老先生本人。是故在中国术数的所有古籍中,是无法见到「中州」二字的出现,便是此因。

同时,世上亦无刘蕙苍其人(王老先生声称的老师),有人传说,王老先生后期曾经到过台湾,跟当年的一位斗数高手朱山寿先生学斗数,刘蕙苍其实就是指朱山寿先生,这是否属实?我暂无法证实。

有趣的是,若仔细看过王老先生的紫微斗数初级讲义,不难发现当中有三成其实来自「陆派斗数」,但是因为王老先生文笔精妙,有些人感觉不到而已。

紫微神数-江湖奇闻轶事遗珍录(下篇)

中州派的初级紫微斗数讲义,当中有三成是来自陆斌兆紫微斗数讲义,如上图太阴一曜的部份,是比较明显的,因太阳及太阴在十二宫中的不同名称是陆氏紫微斗数的独有特色。

「中州派」的事基本上谈到此处为终,然而有一事,是对斗数界影响甚深的,就是关于天、地、人盘的问题。

天、地、人盘是中州派的一大推断特色,大抵是说我们一般按照斗数古籍起例出来的命盘,是称为「天盘」。若出生在时辰的头或尾十五分,称为「卡罅时」,要用「地盘」(以身宫遁干起紫微)或「人盘」(以福德宫遁干起紫微),方为正确,此是中州派所秘传。

那么事实是甚么呢?

九、世人对天、地、人三盘的长期误解

观之古时所有术数典籍,不难发现「遁甲」、「六壬」及「太乙」等术数,均一律有天、地、人盘的一致解释。所谓「地盘」,就是指先天未起诸曜的原地支盘,而「天盘」就是指列布诸曜后的地盘,而「人盘」则指流运中的命盘,基本上不应有太大异议。

不过,陆斌兆先生在其紫微斗数讲义上卷之中有提及「地盘」的不同之处,他谈论天、地、人盘的意义一篇中,基本上与传统解释相同。唯独是这个「地盘」,他隐约透露了另一件事情,然后说甚么先天根源的话,这些东西,当年若非得到他们口授,基本上不会明白是在说甚么。

相信当年杨老前辈不可能在谈论斗数的先天宫位时,对王老先生透露这么多关于此方面的事。但也很想象得到杨老前辈当初,究竟对王老先生说了甚么话,令王老先生创造了中州派的天、地、人盘出来。对于研究过中国古星命学的人来说,这天、地、人盘的提出是甚为无稽的。

因为古人研究天文的,不会这么没有自信,分了十二个时辰之外,在边缘时间内,还要特别处理。而且「紫微斗数总诀」一开始已说明∶「不准但用三时断,时有差迟不可网上香港风水学家黄页凭。」只有「三时」而无「一时三盘」之说,此中州派天、地、人盘实际上又是一件后

人画蛇添足之作。那么究竟陆斌兆先生所说的地盘,究竟为何物?其实他所说的,实际是一种笔者称为「身盘」的东西。

我们知道,斗数中所说的「命盘」,是以命宫遁干的纳音起紫微诸星,而所谓「身盘」即用身宫的遁干纳音来起紫微十四正星。

为何只有身宫有这样特殊待遇,其他十二宫如福德、事业等,不一样可以起出命盘?原因是其他十二宫乃跟随命宫而布出,不知命宫在何宫,无法决定其他十二宫在何地支宫,故不能独立存在。可身宫却不一样,它跟命宫是相互独立存在的,当我们根据斗柄数出生月后,一个逆

数生时便是先天的「命宫」,一个顺数便是后天的「身宫」,如同我们的左右掌纹一样,你说能不给身宫一个同等待遇吗?

不过这个「身盘」,陆斌兆先生他们的用法是放在配对缘份方面的为主,这正好与台湾那边的斗数大师紫云前辈的太岁入卦法形成对比,这种深入推断手法上的分歧,愚见认为才是斗数中的真正派别分歧。

学术派别之分,古今中外的任何学术,均是在运作手法上而出现的。

而术数不应独善其身,把它变成商业宣传的一个幌子。在学理本身未发展健全之前,不应自行另创一派,对别人说是秘传,对后人制造认知上的混乱。说到此处,关于派别上的事也只余下「南派」和「北派」了。

读者或问,笔者既然已解释清楚古时并无「三派鼎立」之事,那为什么还有「南派」与「北派」的事需要澄清的呢?

事实上,我这的 【斗数历史——江湖奇闻轶事录】连篇文章,主要不是谈这现代的派别之争,而派别之争的事,是我最讨厌去提的,因为很容易会惹起别人误会,以为我在说别人的是非。可这派别的事,我一旦不去澄清,就没办法再提更久以前的事。

因为大家都有了一个先入为主的概念,一直不放过以中州派为玄门正宗的事,咬定斗数有很多秘传的东西,保存在那位几乎已丢下斗数、着迷于密宗的王老先生手中。

笔者从下面,要谈斗数的真正源流及其为何人所创,希读者留意。

十、术天机紫微斗數的存在

世传的紫微斗数有二,一种是「术天机紫微斗数」,另一种是「陈希夷先生紫微斗数」。在七十年代的后期,曾有人将「术天机」称为「北派」,谓流行于古时的北方,将「陈希夷斗数」称为南方,声称是在南方流行。

根据笔者多年的考究,这是没有根据的说法。「南派」、「北派」之分既无典籍所载,至今为止,亦无人能挺身而出,说明这中国版图跟「南派」、「北派」真有甚么关连。然而斗数确实有「术天机」和「希夷斗数」二种之分,「术天机」在道教的经典「续道藏」中有出现,「续道藏」是一套由第五十代正一天师张国祥辑成的道教典藉,出版于明神宗万历十五年(1607年),其中收录有「术天机紫微斗数」三卷,书中并没有交代是出自何人之手笔。

而在明清小说「醒世姻缘传」中则有一段有关「术天机」的算命记载,该书的作者彷佛利用故事的中心人物「狄希陈」跟陈希夷祖师开了个玩笑,因「狄希陈」三个字,倒过来便是「陈希狄」,狄即夷也,

古人称异族为「蛮、夷、戎、狄」,变相就是「陈希夷」三字。究竟是作者想表现自己对斗数的认识不浅?还是纯粹的一种巧合?我们姑且网上香港风水学家黄页不必为此作任何揣测,但一直以来,「醒世」一书的成书年代均议论纷纷,却亦不外乎明末与清初之间,所以可以肯定这种算命方式,在明末清初是十分流行的。

紫微神数-江湖奇闻轶事遗珍录(下篇)

明神宗万历十五年出版的《万历续道藏》中收录了三卷「术天机紫微斗数」。

在坊间每多被简称为「十八飞星」,原因是斗数最流行的两本木刻版古籍中,其中有一本是称为「合并十八飞星策天紫微斗数全集」,而此全集一书分为两个部份,首部份便是「术天机」,或称「十八飞星斗数」,而后半部份则为现时流行的斗数,亦即「陈希夷斗数」。

紫微神数-江湖奇闻轶事遗珍录(下篇)

「新刻合并十八飞星策天紫微斗数全集」(坊间多简称为「紫微斗数全集」)是目前最流行的两套斗数

古籍之一,现时所见的一般是清同治年间的复刻版本,此书是一套两种斗数的合并集,亦即「术天机」与「希夷斗数」二种,也就是此书的最大特色。

「术天机」之所以称为「十八飞星」,乃是因为它只用了十八个星曜,与「陈希夷斗数」不一样,同时它是要算节气的,两种斗数的设计不相同。

有人曾声称「陈希夷斗数」的前身为「十八飞星」,因为两者星曜名称有一些关连,而「十八飞星」的设计上,感觉比「陈希夷斗数」,远为简陋。

单从斗数的木刻古籍来看,不否认有人会大胆的这样臆测。

然而,近年来,从国内、日本及韩国能搜集到的所有海外手抄孤本来看,在明末及清代时期,两者应是同期流行的。再加上明清小说「醒世姻缘传」中的记载来看,「十八飞星为斗数前身之说」是没有根据的。

紫微神数-江湖奇闻轶事遗珍录(下篇)

「玄数」一书是近年出现自韩国方面的斗数孤本之一,虽然官方未能确认此书的出现年代,但根据书上的印章来看,极可能出自朝鲜李朝学者安鼎福(1712年—1791年)之手笔,

而安先生在世的年间,相对横跨了清朝康熙晚年、雍正及乾隆三段时期。

这些时期,我们基本认同是「希夷斗数」的流行年代,那「术天机」的手抄记载就显然是两者同期流行的证物。「术天机」并非如王老先生所说,无可取之处,只是它的用法不为今人所知。

光靠一两本木刻斗数古籍,加上一篇古本小说,是绝不可能貌其全豹的。不过,若然有人肯对古星命学花上相当的功夫,相信就能够发现个中的巧妙之处。

十一、斗数究竟是否陈希夷所创?

紫微斗数既然只有两种,若然撇开「术天机」而论,那么「陈希夷斗数」根本无所谓甚么派别之分。一切的派别均为近代人无中生有而来,其目的只为树立个人的独特和权威性,但归根究底,其实也只是为达到商业利益而已,而创派人则又使自己登上嫡传掌门的地位,于学术发展上而言,并非是一件十分光彩的事。

但是若有任何斗数家,将其研究心得,公诸于世,又不标榜自己是某玄门一脉的真传弟子,反说是自己研究有年的经验和发现,则此举不但是种正大光明的行径,而且对研究斗数的后人来说,更是功德无量之举。

认清了「陈希夷斗数」在五十年代以前根本无所谓派别的存在,那究竟斗数是何人所创呢?一般自然是推崇唐末宋初的道教真人陈抟老祖,然而研究术数多年的人,均知道古人素有托名的作风。正如清代纪晓岚在辑录「星命溯源」一书于「钦定四库全书」时,亦曾指出七政四余之学不可能为老仙张果所传,理因正史及杂史所记,只谓老仙多有荒诞神怪之迹,从未有半点提及其与星命之学有甚么渊源,想必是当年郑希诚为了美化七政的源流,便托名老仙为鼻祖。

以此推论,我们亦当理解在「紫微斗数全书」未面世以前,即公元一五五○年(嘉靖二十九年)这个年份,在没有物证的支持下,陈希夷斗数应是未曾出现在人间。

虽说「紫微」二字在唐代以前已有所提及,但其用法只与观察整个天区的学问有关,与我们所说的斗数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。而在八十年代时期,有不少斗数名家喜欢将斗数的产生推到唐代时期,每多说斗数中星曜的名称已出现在当时。但平心而论,名称虽是出现了,其用法却未曾出现,又怎能将两者混为一谈呢?

何况「紫微斗数」四字在公元一五五○年以前,根本无任何典籍有记载,即便是笔记小说也没有半点提及,我们怎能因为「全书」和「全集」说「希夷仰观天上星」,便信以为真呢?忆及孟子的金句∶「尽信书,则不如无书。」难道读者们未听闻过吗?

紫微神数-江湖奇闻轶事遗珍录(下篇)

如欲一睹「扶摇祖师」陈希夷先生的大概外貌,究竟有何办法?

笔者主张去翻查一下古藉「三才图会」,就是最好办法。因此书记载了许多古代名人的线描画像,虽说此类古书版画的质素每多粗糙不清,但「三才」一书的线描画却是众书中较为突出的,许多古人的面部轮廓、特征及神态均表现于画像之中,可谓传神之至,所以笔者常对人说「三才」一书是古代名人的官方画像记录。

更离谱的是,八十年代时,台湾某名家竟然说陈希夷老祖曾将斗数传于邵康节先生,陈希夷先生的确曾创过「周易先天图」,传于周敦颐,再传于邵先生,但在未弄清斗数在当时是否真的存在以前,我们又怎能作这样的假设呢?况且在邵先生在其生前的作品上,也未曾提及过「紫微」二字,我们又岂能将斗数与邵先生拉扯上关系呢?

当然,许多人会说斗数最初是口传的,问题如何能证明此事是真?

因为我们众人作为后世者,不需要真的有一本专谈「紫微斗数」的书在公元一五五○年出现过,才相信斗数有口传之说,而是一旦有任何在此年份以前的笔记小说中,有只字提及过斗数口授之说,此论即可成立。然而事实却黑白分明的摆在眼前,我们又凭甚么去吹嘘斗数为口传的说法呢?

紫微神数-江湖奇闻轶事遗珍录(下篇)

上图为华山朝阳峰附近的一座孤峰,读者可见此峰顶上有一个下棋亭,相传当年宋大祖赵匡胤就是在这里和陈抟老祖下棋,并将整座华山输了给他的。

陈搏老祖的名气这样大,莫怪有人将斗数鼻祖的身份托名于他身上了。

十二、羅洪先才可能是斗數的鼻祖!

紫微斗数传世的主要两部作品是「全书」及「全集」二书,此两部作品均有一点奇特的共通之处,就是对罗洪先其人的提及。

罗洪先是何许人?他是明代的一位学者,生于明孝宗弘治十七年,即公元一五○四年(甲子年)农历十月十四日子时,字达夫,是江西吉安府吉水县人,卒于世宗嘉靖四十三年(公元一五六四年),终年六十一。

罗洪先是官员家庭出身,自幼端重,不为嬉戏,从小立志要当学者。嘉靖五年(公元一五二六年),罗洪先参加乡试中举人,并于三年后的嘉靖八年(公元一五二九年)成为己丑科甲会试中的状元,授翰林院修撰。在嘉靖十八年(公元一五三九年)的时候,罗洪先出任廷官,惟当时明世宗沉迷长生之道,政治极为腐败,罗对此看不过眼,在次年冬与司谏唐顺之、校书赵时春等人,联名上《东宫朝贺疏》而冒犯了世宗皇帝,被撤职。

自此而后,罗洪先离开了官场,开始其学者的生活。自归家务农之后,罗隐居山间,更加专心致志地考究王守仁学,闭门谢客,三年不出户。然而却冬练三九,夏练三伏,骑马练弓、考图观史,上至天文、地理、礼乐、典章、水利、边塞、战阵、攻守、下至阴阳、术数、无不精心探究。

紫微神数-江湖奇闻轶事遗珍录(下篇)

罗洪先传世墨迹∶行书《夜坐诗十首》

罗洪先最为后世所称赞的,是他曾将元朝道教诗人朱思本的《舆地图》加以改绘,取名《广舆图》,此图的出色之处,是首次将中国分为十三个省来标注分划,成为我国最早的分省交通地图。有人曾将罗洪先对中国地图的研究与荷兰地理学家基哈德斯.墨卡托(1512-1594)看齐,在清代康熙以前,为世上最伟大的两位地图学家。

据史书记载,罗洪先后期信奉佛教,晚年曾在鼓山出家,法号「念庵」,所以「罗念庵」及「念仲庵」这两个名字是这样得来的。不过,罗洪先在宗教的立场上有点奇特,他虽然与佛家结缘,但却有与道教脱离不了的密切关系,这基本上可从一部称为「万寿仙书」的作品中清楚看见,此书的著者应为明末一位叫曹无极的人,书内辑录了不少罗洪先先生的养生学问,其中不但提及了道教的「性命双修」之说,而且更一再提及「白玉蟾」及「陈希夷」这两个名字,风格上与「紫微斗数全书」相当接近。

紫微神数-江湖奇闻轶事遗珍录(下篇)

「万寿仙书」是另一部与罗洪先先生有关的著作,内容主要与养生的学问有关,今日传世的版本是清朝道光十二年壬辰(1832年)的刻本。

陈希夷先生的大名,我们研究斗数的,闻之自然如雷贯耳,但「白玉蟾」三个字对许多人来说,肯定不是真的认知得很清,只知道他的名字一度在「全书」中出现过,一般研究斗数的人,喜欢跟随「全书」的做法,用「隐逸」来形容他,其实很容易令人误解,以为他只是个不出名的遁世高人。

可事实上又刚刚相反,白玉蟾先生是道教中地位相当崇高的一个重要人物,他是金丹派「南五祖」之一,与张伯端、石泰、薛式、陈楠等五人齐名。

认清陈白二人的大名以后,笔者很想在此交待一件事,就是读者们对「全书」中「撮要六问断」的疑问∶「陈白二人的生存年代相隔三百年以上,为何竟能突破时空限制,一问一答?」这个疑问曾在台湾斗数名家——了无居士的作品中一再提及过,许多人亦认为相当匪夷所思。

其实,这并非是甚么奇特之事,实际上是古时术数家一贯所用的文学手法而已。将两个不同年代的仙人一同唤来,作问答篇,是常见的事,君不见「张果星宗」一书亦用相同手法来述说老仙与李憕相见之事吗?

而令许多人不解的,就是在「全书」序文中出现的十八代孙陈道,究竟是何人?大都份人会认为陈希夷先生是个修道之人,不可能有子孙,实令人费解。事实上,这「十八代孙」是指「十八代徒孙」的意思。

而陈道其人,就是序文的原著罗洪先,罗先生自称在华山脚下相遇此一位年须弱冠的道士陈道,清楚提及陈道「年方二十有六时」,而嘉靖庚戌年,就是公元一五五○年,此年他正好是四十七岁,正当他离开官场多年以后,隐居致学的时期,如果以他当时的博学而论,发明了紫微斗数,是大有可能的,不过对同年代的人,他的发明多么奇妙,用「毫发不爽」来形容,说服力肯定会很有疑问。若托名于古人,则不失为一妙计。将心比心,此种行径,我们应能体会得到。

再者,此道号「了然」的陈道先生,除了在这篇序文出现过之外,史书及野史亦未不见影踪,你我怎能就此相信了罗先生当年的片面之词呢?无他,罗先生不外是想我等后来的人,重视他发明的这门精湛学问,而我们的确诚如其愿,做到了,不过,这多年的谜底,也应在此刻一同解开。

明乎此,也应理解斗数是一种与道教关系相当密切的术数,而不是甚么秘藏于宫廷内的大内绝学,四库不辑录,乃因年代不久,资料又过份零散也。


上一篇:紫微神数-江湖奇闻轶事遗珍录上篇
下一篇:没有了
(作者:未知 )

我有话说

 以下是对 [紫微神数-江湖奇闻轶事遗珍录(下篇)] 的评论,总共:3条评论
qzahdnf 会员:qzahdnf  2021/8/15 3
如此一看中州派的书籍不值得看
pronter 会员:pronter  2021/7/7 2
换了几个浏览器,下篇的图片好像加载不出
pronter 会员:pronter  2021/7/7 1
打卡
Powered by GUSU8.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