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系客服
紫微神数-江湖奇闻轶事遗珍录上篇
时间:2021年07月06日 信息来源:互联网 点击: 加入收藏 】【 字体:
文章导读:细说斗数当年在港紫微斗数究竟是何人所创?产生自何年代?相信大部份的人均会说是源自北宋时期,为道教仙人陈希夷先生所创。那么,证据又何在呢?

一、细说斗数当年在港

紫微斗数究竟是何人所创?产生自何年代?


相信大部份的人均会说是源自北宋时期,为道教仙人陈希夷先生所创。那么,证据又何在呢?


其实证据只有一个,就是斗数的诸本古籍均有列明为「希夷陈先生紫微斗数」几卷几篇之类,尤其是坊间广为流传的两本斗数木刻版本,即「紫微斗数全书」及「合并十八星飞星策天紫微斗数全集」二本,均可见一斑。


当然,也曾经有人说斗数有个甚么玄门正宗的派别,出自洛阳,乃传自地理家吴景鸾一脉,与别不同。大凡研究斗数有年的人均知道,此并不为真。


在为读者深入探讨斗数何人所创之前,笔者又想问读者多一个问题∶「斗数究竟有多少个派别?」


许多读者一定会苦笑道∶「斗数派别多矣!有南派、北派、中州派、飞星派,还有……唉!真是说不清。」真是这样吗? 若笔者再问一句∶「是否在清末民初或之前,甚至远至宋代,已经是这样?」


相信一定有不少人会回答∶「肯定是的。」


如果阁下这样说的话,那笔者可以断言读者本人在八十年代中期时候,对紫微斗数的认识并不是很深,甚至可以说当时你还没知道斗数为何物。


因为凡是在那个年代研究斗数的人,均是经历着各门各派的出现。在那以前,紫微斗数基本上是无派别可言的,斗数就是斗数,根本没有甚么派别之分。


回想起八十年代以前,香港也只有一位「军师吴用」和另一位李君平先生,公开以斗数为人批命。 「军师吴用」当时的办公地址是在铜锣湾富明街某个大厦的二楼B座,亦即当年利舞台后座斜对面。不过这位老前辈,为人批命时用的命书,有一种甚为突出的罕见风格,就是他的命盘格式,每只字均是用原子图章印上的,在那远未有微型电脑和中文打字机出现的当年,竟然有一位命相家这样讲究命书的外观规格,实属难得。

紫微神数-江湖奇闻轶事遗珍录上篇
紫微神数-江湖奇闻轶事遗珍录上篇

图 1 当年军师吴用为人批算紫微斗数命书,其命盘中的星曜均是用原子图章盖上的,相信颇费功夫。


而另一位李君平先生,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,大概是在九六年以后离世的,他去世不久前,还出过一本书叫「易学与术数」,不过内容与斗数无多大关系。


李君平先生其人,实际上是一位大学教授,好像还是北京大学的,不过这是后来的事。当年他为人推算紫微斗数的办公地点,是尖吵咀么地道的一个摊头。可是读者们千万不要小看这个小摊头,因为李君平先生当时是一名由上海复旦大学毕业的知识份子。虽说由知识份子而身为命相家之事,古来有之,但当年以这种学历背景在街头摆摊,像庙街那些相士一样,从事命相工作的,李君平先生却是第一人。


此外,当年曾有一位故作平民打扮的富商,机缘巧合,在李君平先生的摊挡被算过一次紫微斗数,将他惊为神人。自此而后,声名大噪,当时找他以斗数推算前程的人里,来自上流社会者,大不乏人,而且是亲自到访的。


其后,有传当时的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,亲临日本机场迎接李君平先生的到访,这件事情,确实令人难忘。


而香港在吴、李二人尚未出现之前,即五、六十年代时候,公开以斗数为业者,相信只有一位来自上海的陆斌兆先生,他在当时曾经有设帐授徒。


又,与陆先生同时期的,还有一位「旡闷斋主」张开卷先生,出过一本着作叫「紫微斗数命理研究」,根据书中内容所述,张先生好像是在抗战时期被日军囚禁过,而在牢狱中的时期写下此本紫微斗数的书。可能是因为张先生在斗数还没兴起的当年便有著作面世,曾有人把他称为「北派斗数名家」,纵使我们可以肯定张先生本人根本不晓得甚么是「北派」。


以上为香港最早的斗数发展,下面再来数数台湾。


二、台湾最早的斗数发展

谈到台湾的斗数发展,要比香港早得多了,不过其风气真正蓬勃之时,也是在八十年中期,而香港流行起斗数,与台湾不无关系,盖当时的台湾斗数著作甚多,对港人影响颇深。


台湾最早出现以斗数为业者,是在国民政府迁台后的一九六○年代。当时台湾北部在斗数界名气最盛者,数有严若唐、朱山寿及康国典几位老前辈,前二人当时从事政府公务,故斗数对他们来说,纯属业余性质,而康老前辈设于板桥巿的命坛,可能是三位名家中唯一以斗数为业者。


不过当时还有一位退役军人陈岳琦先生,持有一本斗数古籍,名为「合并十八飞星策天紫微斗数全集」,他曾经在民国五十五(即一九六六年)二月将此书交由神州出版公司印行照相版,此可称为港台二地第一本公开出版的清代木刻版斗数古籍照相版。

然而此书的刻工甚劣,远不及后来台北集文出版社的那本「全集」为佳,而且陈老先生更于出版时,将原书去除封面,避免让读者知道此书原出自清代,然后自己声称此书是宋版斗数古籍的孤本,为他老人家的传家宝。


曾有朋友问及我,为何肯定陈老先生的那本去皮斗数古书是清朝版本,而不是「最早」的「明代版本」。关于此一疑问,我们可以分开两方面来考证,首先是「最早的斗数古书」这个问题,陈老先生的那本不可能是「最早的」,理由如下∶


(一) 撇开书籍本身的印行年份,只按照内容去考究的话,目前最早出现于世的斗数古籍,没有一本早过「紫微斗数全书」,虽然我们知道书的本身是清代后期再刻刊,但其序文却有清楚标明嘉靖庚戌(二十九年)这个年份,亦即公元一五五○年,所以我经常说「斗数古籍莫古于全书」。


(二) 若从书籍本身出现的年代而论,目前并没有一本早过「紫微斗数捷览」一书,此书是明万历九年(一五八一年)金陵书坊王洛川的刻本,现为吾兄方纪然所藏有。

紫微神数-江湖奇闻轶事遗珍录上篇
紫微神数-江湖奇闻轶事遗珍录上篇

上图为目前最悠久的紫微斗数古籍--「紫微斗数捷览」的内页之一(方纪然先生提供)


至于是否「明代版本」,假设陈老先生手上的真是明代的版本,他为什么不会拿到文物拍卖会上去出售。而翻查多年来所有的文物拍卖活动上,并没有出现过丝毫相关的事情。我想陈老先生绝非淡薄名利的方外之人,按照他的行事作风,会放过这种好机会吗?


基于以上的确切理由,我对朋友笑说陈老先生手上的那本去皮斗数古书,出现的年代可能比集本版的那本「斗数全集」还要晚。


后来在八十年代台湾斗数流行起时,陈岳琦先生声称自己是陈希夷道长第四十一代后人。


问题是陈希夷道长是华山得道的真人,而且根据正史、「神仙传」及其他神话的记载,他到百岁升仙之时仍是处子之身,不可能有任何同姓的直系子孙。相信是陈老先生为人幽默的关系,跟大家开了个玩笑。


然而八十年代中期,有一位笔锋锐利的好学先生,在台湾的斗数界出现,他就是「了无居士」。当时他跟陈老先生把这件事认真对待起来,结果令陈老先生显得有点难下台阶,惹来了不少风波。

紫微神数-江湖奇闻轶事遗珍录上篇

上图是神州版「合并十八飞星紫微斗数全集」的内页之一,此书是铁版道人陈岳琦先生在一九六六年经神州出版公司印行,是港台二地第一本公开出版的清代木刻版斗数古籍照相版。不过此版本的刀功甚劣,远不及后来台北集文出版社的那本全集为佳。


此外,还有一位姓张的斗数家出现在那个六十年代的台湾,他是来自福建的张耀文先生,也就是所谓的「透派」大宗师。


张耀文其人,是一名经济学硕士,于一九六六年时曾东渡日本讲学,自称是「明澄派(透派)十三代」传人,与东洋五术权威佐藤六龙结友,一起将紫微、子平、六壬及奇门诸学宏扬至当地,旋即于次年一九六七年归台,将其透派术数思想在台湾广为流传,其后一直在台湾发展。


关于「透派」这个派别,有甚多值得一提的事,盖其直接影响到斗数在台湾最早的发展。个中事迹,下文笔者为读者们剖析。


三、论透派斗数之产生

自张耀文先生于一九六七年归台后,斗数在台湾开始流行起来,而东洋斗数的中译本也渐出现,由早期的阿部泰山以至后来的鲍黎明,均属其中有名的东洋斗数著作家。


阿部泰山其人,当时有很多他的中译本术数书出现于台湾,故此亦相当有名。不过他是透派中人,他的斗数自然是过节气的那种,故此他的身份,应该与早年远赴东洋的张耀文先生有一定渊源,不过他们两位老人家似乎发生过一些过节,这里就不细谈了。

紫微神数-江湖奇闻轶事遗珍录上篇
紫微神数-江湖奇闻轶事遗珍录上篇

阿部泰山在术数方面的著作甚多,就中译文而言,笔者从书柜中便随手可找到几本出来。


谈起「透派」,确实有些值得一提的事。


首先谓其源流,透派中人纷纷相称,其创始者为一明代女子梅素香,然而无论是梅素香其人的事迹也好,透派在民国以前存在过与否也好,均属无从稽考之事。除了是透派人士自己说以外,「透派」或「明澄」二字在一本术数古籍的封面或脚注均无出现过,故此这一切关于「透派」的传奇故事,很容易令人怀疑是后人之作。


透派斗数的第二个特色,便是其星曜被代入的神话色彩,以中国古时商周之战为背景,将封神演义中的人物代入紫微斗数中的各星。而各主星均被赋予一个神话历史人物作关连,如天机星为姜子牙,为军师,故有智慧、聪明的意义。又如武曲星为周武王,有武勇、富足、机智的特质。


细心观之,不难发现此可能是张耀文当时博学渊源的关系,涉猎过西洋星象学,将其与希腊神话的密切关连,依样画葫芦,抄照到斗数来。


而透派斗数的第三个特色,就是它起命盘过节气的问题。


基本上,斗数的诸本古籍均有一篇开章明义的口诀,就是紫微斗数总诀,像笔者这种在八十年代已经在研究斗数的人,大多在当时已经能背出这首总诀,无他,因为当时一贯认为,这是研习斗数的一个基本要求。不过,这首「紫微斗数总诀」当中有两句,是当时令一些子平命理家另眼相看的,就是「不依五星要过节,只论年月日时生」。


如果读者你有研习紫微斗数以外其他的术数,其本上会明白,中国的传统术数,基本上均要以节气来划分月令,无论是七政四余、子平命理、演禽数或河洛理数,均不会例外,就算你从「星」、「命」这两个法门,数到「卜」的法门如奇门遁甲、大六壬、太乙神数等,谈的都是以节气为月令之界。


因为这个节气实际是太阳的黄道宫划分,作为地球上的生物来说,用它来分辨季节气候的消长,是最合适不过的了。


而斗数总诀所谓的「不依五星要过节」,就是说起斗数命盘是不需要看节气的,那么「只论年月日时生」是说只需要用传统农历年、月、日和时,便可以起出命盘。


可是张耀文先生却抱持不同观点,他认为「不依五星要过节」实际是古人玩弄文字,应该为「不依五星『要过节』」,意思就是说,方法跟五星七政不同,但要过节。于是,便有「透派斗数」在八十年代初期流行起来。


到了八十年代中期,因为研究斗数的人日渐增长,张先生当时的观点惹来了不少争议,若用咬文嚼字的想法来看,张先生仍然是吃亏的。因为中国术数如此繁多,自然有许多起例是「不依五星」,但要「过节气」的,何以「演禽数」不说这个,「太乙神数」也不提这个,惟独紫微斗数要高调说这一句,古人岂不画蛇添足?


今日的「透派斗数」没有当年的流行,因为现在研究斗数的人多了,发觉过节气起的斗数命盘许多时均不准确,故每多弃之不用。


有人说「透派」是一个相当不简单的派别,透派中人每多与国学有深厚渊源,其中包含了一些中医、遁甲和符咒方面的罕见文献保存至今,应该有一定悠久的历史,不可能为张耀文一人所创,这一点我绝不反对。


然而「透派斗数」的宗师,我则认为仍是张耀文先生所居无疑,理由就是前面所提到的证据问题。更甚者,就是至今为止所发现的斗数古籍里,包括海外斗数的一些手抄孤本,均无提及「透派」二字,亦无再提到有关过节气方面的问题,是故「透派」历史悠久与否,与「透派斗数」的出现便可谓丝毫无关。


张耀文的著作中,以「紫微阐微录」较为人所认识,上图是他后期的一些其他著作。


值得提到地方是,台湾顶尖高手方外人先生曾经跟过张耀文学过一些技法。


四、八十年代台湾的斗数发展

七十年代中期,台湾的紫微斗数开始慢慢的流行起来。其中一位值得一提的是梁湘润先生,他是命相界的老前辈,而且是国民政府迁台后,比较早以学术态度研究命相学的一位,他的著作繁多,大凡研究子平者,大都认同他在子平命理方面的崇高地位。他在斗数的著作有好几本,多数是跟另一位梁天兰女士合着的,然而就其内容而言,并不及其在子平方面的著作突出,故并未为研究斗数者带来太大的惊喜。但就那个年代而言,有这么多斗数著作,是相当难得的了。


不过,在一九八一年以前,台湾以斗数为业者已有不少,除了前面提及的张梁二人外,尚有陆易公、孔日昌及钟直霖三位,皆为当年斗数界有名之士。


到了大概一九八五年的时代,台湾斗数界出现了百家争鸣之象,斗数著作一时充斥书巿。


这类斗数作者当中,有名气的相当多,首当其冲的应是慧心斋主、蔡明宏、方外人、陈岳琦、堃元、迂顽野农、法广居士、南北山人、楚皇、正玄山人、潘子渔、紫云及了无居士等等。


其中影响斗数界最早的,当数慧心斋主,因当时她的著作写得最为浅白,以「紫微斗数新诠」一书掀起斗数热潮,加上她经常在流行报章写一些与斗数有关的专栏,故港台两地的读者,均对她的名字印象很深。


其余人中,堃元先生与迂顽野农其实是同一人,而迂顽野农这个别名,相位堃元先生已不复用多年。他的笔名甚多,除迂顽野农之外,还有水银、蓝神、郑稼学等,其实均为同一人。比较多人记得的,是他一本名为「紫微堂奥」的著作。


楚皇应是公开斗数掌中排盘的第一人,在他以前,坊间出版的斗数书大部份均是根据古诀,将各星辰的安星法加以说明,简单者,亦每多以表格列明来喂饱读者,鲜有像楚皇那样将斗数掌中排盘的法则,公开于书内,一时吸引了不少斗数读者,相信楚皇先生当年对斗数界的这点贡献,是真的功不可没。


至于正玄山人,则是有点继承了张耀文大师的风格,后者将斗数配上了封神演义的神话,而前者更利害,甚至将斗数中的星曜与天上诸位仙长拉上关系。


同时,正玄山人更主张以宫干飞出先天四化星,他当时以半俗半道的身份从业,将斗数变得极度神化,令其充满了相当浓厚的民间宗教味道,弊在也令紫微斗数的术数原质完全变相。


至于法广居士与南北山人二位,均是当年有斗数著作面世的作者。其中法广居士的著作甚多,他有一系列称为「追踪正统斗数」的书,在当时相当流行,而且连贯性相当强,一直「追踪」至今时今日。


而南北山人在当年原本是一名歌唱家,他的真名为「童彭年」,许多人不知道,他就是当年著名的宝岛歌星童安格先生的父亲。他当年是以「正宗北派」之名行业斗数,出版的著作不多,只有一本「正宗紫微斗数全书」而已。


另一潘子渔先生,当年开始在台湾板桥市以斗数为业,以门徒众多为人所闻,著作也不少,当时亦算风行一时。


不得不提的便是紫云先生,他是早年台湾斗数高手之一的何姓老先生门下,一九八七年以「斗数与人生」一书名震台湾,及后自创「太岁入卦法」破解共盘的问题。他今日在台湾斗数界的地位,与香港的中州派大宗师王老先生棋鼓相当。他的门徒众多,也相当有名气,较为人知的是「了无居士」以及「福慧耕」二位。


其中「了无居士」在台湾今日的名气也相当大,他早年有一系列「现代紫微」的作品,将当年各门各派大师的商业宣传认真对待起来,一时令斗数的学术风气大大提高。


解开了透派的产生问题,以及概略论过台湾当年斗数的情境之后,笔者下期便要提一下「飞星派」的问题,因为这个派别所沿用的法则,现时颇为流行。


五、飞星派的崛兴

事实上,「飞星派」的产生,笔者认为并不值得在此花费笔墨,因为现时绝大多研究紫微斗数的人,均认同这是一个现代的派别,其运作方式不存在于古法。


「飞星派」最早出现的时候,是在八十年代的中期,应该在1984年,其中最具代表性的,是一套称为「华山钦天四化紫微斗数飞星秘仪」的讲义,这本讲义的作者声称其内容是源自秘传,在斗数正当兴起之际,这份资料当时曾一段在台湾被炒卖得相当昂贵。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,其第一手的售价应该是一万五千元新台币。


所谓的「飞星派」紫微斗数,其特别之处,是在于其四化星的运用。按照古籍的记载,我们均认同先天命盘的四化星只有一组,就是化禄、化权、化科及化忌四颗,是按照命盘主人的生年而定的,有一点七政十干化曜的影子存在。


除此生年一组四化外,一般而言,若非要推算到流运,均不应有另一套四化星出现。


可「飞星派」的主张不同,其认为当先天命盘起出后,十二宫内俱有一个天干,命宫内的天干,除了是用来与地支相配成纳音,布算十四正星之外,其实还可以再布一套四化星出来,这样,先天命盘便又多一层变化性出来,斗数亦相继显得更为高深。


更精采的是,原来飞出一套四化星,并非命宫的唯一专利,其他十一宫一样有之。如此一来,一张先天命盘,已可飞出几十个四化星出来,操作上繁复之极,「飞星派」的主张声称若非得到秘传的真诀,是很难掌握推算法则的,商业味道相当浓厚。


不过,对于一些能掌握到斗数传统推断法则的人而言,基本并不认同「飞星派」的主张,每多认为是画蛇添足之举,理由是,四化星太多会令人眼花撩乱,并不见得在推算上有何得益。可是近年来,笔者却发觉「飞星派」原来已相当深入民心,而且竟有人将传统的紫微斗数冠称为「三合派」,打算将两者并驾齐驱,我觉得这是一件既可笑又可怕的事。


说它可笑是因为「飞星派」本身的主张,并没有这样的价值让它在人间延续下去。而说它可怕是因为现代业术数者的商业宣传,竟然在不知不觉间令术数出现了变形的情况。


笔者说「飞星派」本身没有价值,并不是出于个人主观的看法。


举例而言,某男子的命宫在亥宫,紫微星在未,那他的命宫便一定是廉贞贪狼,而兄弟宫也必定是太阴在戌,这是固定的斗数规律。我们再来加一个假设,甲年生人,那命宫的廉贞便一定化禄,禄存也跑到了此人的田宅宫了,而友仆宫的太阳也必然会化忌了。


我们姑且撇开火、铃、空、劫、昌、曲、辅、弼这些因素,这时候「飞星派」和传统斗数的分别便立竿见影了,传统斗数论此命的兄弟宫时,会首要看其本宫的主星太阴,再观其三方四正,对宫的太阳化忌,一定不会忽略。


而飞星派一定会将其兄弟宫的宫干,飞一套四化出来,那因为此命的兄弟宫宫干又是甲,所以太阳又再化忌,不过飞星派会说兄弟宫的化忌飞入其友仆宫,便进一步说其人在兄弟与朋友方面有某某现象,如其人的兄弟会给朋友带来麻烦或压力等等。


可是,我们应该要明了一件事,就是整个命盘的十二个宫干均是根据生年而遁排出来的,所以逢甲的年份,只要命宫坐亥宫,那兄弟宫就一定是甲干,这时候传统的斗数也好、飞星派也好,均不能下判,因为紫微星是很要紧的,它专「司一天仪之象,率列宿而成垣」,所以便有「帝居动,则列宿奔驰」的定理,其余十三颗正曜是因它而走动的。


假如紫微星在此命盘的未,那其实一切星曜组合格局,也应齐备了,甲年生人,戌宫一定是甲干,那它飞不飞出来,其实均没有关系,因为均只与生年干挂钩,我们为何非要借助这兄弟宫的甲干来判断事态,这不是画蛇添足是什么?


谈至此处,相信读者已对「透派」和「飞星派」的产生有相当清晰的了解。


余下未提的是「中州派」、「南派」和「北派」,下面先谈「中洲派」。


六、中州派紫微斗数的真相

一提起中州派,我们必定会想起王老先生某人,这位王老先生在坊间术数界的地位相当高,一般认为他老人家是中州派的嫡传掌门,他在本港出版的一些斗数书及讲义,对今日斗数在社会之盛行,有相当大的直接性影响,所以今日研习斗数中人,对他盲目崇拜的,大有人在。


根据王老生在他的有关著作中提到,斗数在古时是分为三个派别:「闽派」、「北派」以及「中州派」,而三派之中乃以中州派最为正统,盖术数文化源出自洛阳中州也。而他将早年香港的斗数大师陆斌兆先生,称为「闽派」,「闽派」者,其实亦「南派」之别称也。他又同时将那位跟他素未谋面的张开卷前辈冠上「北派」传人的美称。


王老先生亦曾声称「中州派」的祖师爷并非陈希夷先生,乃是宋代玄空派地理师吴景鸾,而「中州派」有一本秘传手抄卷,称为「紫微星诀」,历来只传于中州派嫡传弟子。而王老先生本人是师承自一位名叫刘惠苍先生的高人,二位皆为中州派嫡传。


那么究竟真相是如何的呢?在把一切弄清楚之前,笔者要先将「南派」和「北派」放置一边,先谈「中州派」。因为「南派」和「北派」在当年是另有所指的,并非王老所提及的「陆派」和「张派」。


王老先生其人,原姓谈,攻读化学,由于文章出众,故早年往来于报界、文化界及商界。


在七十年代时,陆斌兆先生有一位学生是姓李的,而这位李老先生的斗数功力相当之高,但他不以斗数为业,而一直从事藤器家俬出口买卖的生意。李老先生门下有一位高足,是八字和斗数的高手,


他就是张乃文先生。张先生是商界中人,据说当年经常有司机接载他出入,而他所坐的私家车是劳斯莱斯的房车,在当时来说应该是相当富有的人,惜病逝于一九八二年,由于此是多年以前的事,故今天听说过张先生其名者,少之又少。而知道李老先存在过的人,更是凤毛麟角。


张乃文先生当年有一位学生,姓禤,他在九十年代时好像仍有开设斗数班授徒。由于禤先生对斗数正规性的保存有一定功劳,所以笔者至今仍认为这位我素未谋面的前辈,算是斗数界中举足轻重的人。


禤先生另有一位同门,好像是张乃文先生的徒弟,但又好像是张先生的师弟,介乎于两者之间,身份有点奇特。个中原因,我也不太清楚,但好像是因为与李老先生和张乃文先生,各自对他处世的手法有不同评价有关。


他就是著名国画大师杨善深先生的胞弟杨君泽先生,今日他在斗数界的地位亦相当高,知其名者,每多称他为「紫微杨」。

据笔者的考据,在一九八三年之前,中州派的王老先生根本不知紫微斗数为何物,直至他认识了「紫微杨」前辈之后,跟杨老前辈学紫微斗数,学了三个宫位,即命宫、兄弟宫和疾病宫,然后杨老前辈由于某种原因,觉得把斗数这样宝贵的东西教授于王老先生,似乎不大妥当,便不教他了,所以今日我手上搜集的这份杨老先生的教授笔记影印本,虽然是他亲笔,但只有三个宫位,便是此因。

紫微神数-江湖奇闻轶事遗珍录上篇

以上为紫微杨当年教授中州派王老先生的笔记,当其时,「中州派」三字尚未在人间出现,杨老前辈只教了他三个宫位便突然意兴阑珊,不教了,结果这份笔记变成只谈命宫、兄弟宫和疾病宫三个宫位。


然而王老先生对我国文化甚为钟爱,杨老先生此举使他二人由好友反目成仇,二人在分别在两本时兴的八卦报章内,透过专栏文章互讽对骂,这同时却也引起了不少人对紫微斗数产生兴趣,令斗数成为当时社会相当流行的话题之一。


许多人可能不知道,那个时候王先生并非完全信服于紫微斗数的可靠性,因为他当时曾经在一本经济报章中,一边刊登他谈论斗数的专栏,而在另一篇幅的版头里,以他本姓谈的身份写攻击斗数的专栏,这也许是他当时的一种商业手法,帮自己提高知名度。


不过,有些人对王老先生当年的这种极端行为不太认同,其中一人是禤先生,据说他曾经对学生们讲王老先生这种行为有失品格。也许是因为那个年代研究学问的人,一般均不喜欢用这样的方式来炒作,故此当时的知情者甚至用「故弄玄虚、哗众取宠」来形容王老先生的行径。 (请看下篇)


(作者:未知 )

我有话说

 以下是对 [紫微神数-江湖奇闻轶事遗珍录上篇] 的评论,总共:3条评论
雕砸 会员:雕砸  2021/7/9 3
嘿嘿
qzahdnf 会员:qzahdnf  2021/7/7 2
听说 更新 啪的点进来了真快啊
pronter 会员:pronter  2021/7/7 1
打卡
Powered by GUSU8.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