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系客服
警惕这种风水病
时间:2021年04月26日 信息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: 加入收藏 】【 字体:
文章导读:本文原连载于小别姑苏微博,现整理全篇发送

1.老人突遇病缠身  清明姑苏探病因


这是最近一个案例记录,因为这事儿蛮有意义的,特把这几天处理的一件风水病疑难病例过程记录记录下来。

清明节前一天,接到父亲的电话,告诉我一个叔伯长辈病了,很严重,叫我帮忙问问认识的医生有没有什么办法。具体是什么病症呢?说是湿疹。

我说,湿疹能有多严重,无非就是擦擦药膏呗,实在难好,就激素上呗,还能怎么严重?

然后父亲详细描述了这位叔伯的病症,我才意识到确实不是普通的症状。


发病是在春节后,开始腿上瘙痒,后来扩展到腰背,手臂,白天不怎么痒,晚上睡下后,全身就开始痒,这种痒不是在有湿疹的病灶处,而是全身不定的游走,随着身体发热,痒的程度就升级,不仅无法入睡,还摧残意志,时间一长, 严重神经衰弱,求医问诊都诊断是“湿疹”,治疗了两个月,中西医都找过不少了,依旧没任何减轻,甚至有越来越重的趋势,老人整天唉声叹气,说自己寿命到了,这么折磨也不想活了。

这个症状描述让我疑惑,这并不是典型的湿疹症状,就算有湿疹的表现,但是根子肯定不是湿疹这么简单,不过我虽然懂一点医理,毕竟不是医师,当时也就答应帮忙找医生问问。找了两个中医,都说这个没看到人没法确诊,也说不出为啥晚上就会全身游走性的奇痒,也没啥好办法来止痒。

这样子没办法和父亲交代,我就自己联系了这个长辈,想把转述中我还没弄清楚的部分搞搞清楚。

长辈78岁,现在独居,子女在外,很多东西他也说不清,不过倒是描述病情上让我更意识到这不是什么典型的皮肤病,很有可能是“风水病”。

说起风水病,很多情况会被人理解成招邪,或者说招惹了“脏东西”,在紫微斗数中其实风水病和真正的卡阴中邪还是有一点区别的,区别主要在取像上,风水病会有阴阳气的闭塞不通和形煞星取像,例如擎羊陀罗这种很明确的形煞,而所谓卡阴则是主要表现在能量混乱和精神上的影响。

所以我就问长辈八字,想排个盘来辅助判断下病理因由。结果,老人记不得自己八字,生日都快忘了。

没办法,我就起了个占盘。盘上果然表示身体内部五脏机理没有异常,身体虚弱是真的,但是病源并不在内部。再看,其他部分,发现了点问题。

占盘的田宅贪狼禄+天刑+蜚蠊,三合哭虚天姚龙池阴煞+天寿劫空,再加丧门病符月煞。通常来说,这个取像不能做卡阴判断,能量没有流通,但是却有阴煞+精神类星曜和病星,但也不象纯粹的风水病,虽然有天刑入墓,看起来有气机闭塞的状况,但化禄有气机流通,而且加上蜚蠊,给我的感觉就是在某个位置有虫窝,并不好直接当风水病来看待。

所以这个病,要么就是一种我没见过的风水病,要么就不是风水病,真的有阴邪之气困扰因精神引起的癔症。

按照盘面的取像,在占盘田宅三合发现问题,映射在人体,会在背部有反应,我就叫老人找人拍了一张背上的照片来看。(图1)

警惕这种风水病

结果,背上赫然有两团青紫,乍一看就像被人打了两拳一样。老人看到自己照片吓死了,忙问我,这是不是招了啥脏东西了?

我说您别急了,但是这个可能医生真解决不了,要不你今晚换个床睡下,去别的房间,或者子女家里去住一阵子。

老人表示,自己家里一居室,没地方换着睡了,子女都在外地安家,解决不了。

这么大年纪了,我也不好叫他跑去外地找子女,毕竟是自家长辈,我就帮他在附近定了个酒店房间,安排他当晚先住进去了。这事儿被揽上身,又发觉似乎没法找医生来解决,看来我只能自己回去一趟了。

4月5号,正是清明节,一早我被电话叫醒,是长辈打来的,开口就激动的说:“小X(我不姓X,X是代词),昨晚发生奇迹了!这一晚上,什么措施也没做,身上就一点点微微的痒,完全没影响我睡觉,这么久了,都没睡这么舒服了!”

我说,那好啊,这说明我们找到问题了,或者说至少把问题范围缩小到两种可能了,一是风水病,家里有什么磁场在作用,导致你产生疾病表现,第二种可能性,就是过敏,你家里有过敏源,不管是那种,你可以先安心了,你寿命没到呢,也没脏东西跟着你。

问题虽然找到了,但是没解决啊,没办法还是要回家一次,开车回苏州,约上老人,我要去他家看看,到底是啥玩意儿,让老人发了这么奇怪的“湿疹”。


2.一回姑苏难查因  病有蹊跷似遇邪


4月5号下午我就回到苏州,和老人在宾馆碰面已经快傍晚了,见面后老人很是激动,说自己儿女都有就像没有一样,还不如侄子好。我心想这还不是我爸给我揽下来的事儿,这大概率是风水病,医生又管不了,你儿女更管不了,先前不知道也就罢了,既然知道了,撒手不管不是我的作风。

亲眼看了下老人的病征,全身所谓的“湿疹”发出来的地方加起来,还不到半个手掌大,零零散散,星星点点,最多的地方也就半个手指长宽,且不红,皮肤不增厚,就冒出一点疹子,有些都已经皮损结痂了。而他指出来的瘙痒部位,全身都有,且每次瘙痒位置都不同,但是表皮上没有半点症状。

老人说,从小看你长大的,都不知道你有这种本事,昨天太激动,今天才反应过来,你怎么知道我背后会有东西的?这到底是个啥东西呢?

我说,这就是我一业余爱好,就像我抽烟难道还要和你特地说一声吗?平平安安的也用不上我这些技术,一辈子都用不上才最好。

至于背上的表象,这个是一种全息映射,就像中医用耳穴治疗全身的病那样,不算什么,看你这个位置,你睡觉喜欢大致平躺左肩靠着床,右肩微微抬起是不是?

老人说就是这个动作,你怎么象看过我睡觉一样?

我说,如果我猜的没错,大概确实是有“脏东西”,我现在最怀疑的就是你的床,理由有3个,1.你只有睡觉的时候会全身痒。2.你睡觉接触床面的位置有表现病征出来。3.你昨晚没睡在那张床上,就没出现奇痒。

老人听了紧张起来,连连说,你说的很有道理,但是这个脏东西怎么办呢?小X(我不姓X),你还会不会驱邪这种法术呢?还是要找和尚啊?

我说这个我也不确定,还是要去你家里看看才行。

老人突然一拍大腿,说,哎呀,我昨天开始吃医院新开的抗组胺药,你说情况有变化,会不会是药起作用了呢?

我一愣,原本打算先去老人家里看看,但老人吃了新药,确实不能排除是不是药效作用,我就说,这也难说啊,你看那要不你吃着新药,今晚再回家睡睡试试?

老人又紧张起来,说那脏东西可怎么办?

我说这都只是我自己个人判断,做不得数,况且就算真有什么脏东西,这么久了,就晚上给你挠痒痒,你出门都不跟着,可见没啥大能耐,回去睡一晚,看看情况,我再帮你排除下。

天也挺晚晚了,吃完饭,退了房,我们各自回家。如果是吃药有效的话,那我也没必要多做啥了,乐得轻松。

4月6号一早还不到7点,电话又响了,老人打来的,开口就是:小X啊(我不姓X),救命啊……

警惕这种风水病

图为老人求医中的一份药方

3.患者病重乱投医  姑苏胆大试悬壶


老人突然打电话来,我叹口气,抓抓头,果然一回家睡觉就又出问题了。

昨天老人战战兢兢回了家,按时定量吃好了药,心里还是很膈应,就把灯全开亮着,等到晚上快11点,实在撑不住了,就上床睡了。睡着一小会,到零点过了,然后突然被一阵钻心的痒给惊醒了,和以前一样,完全没有规律。加上心理暗示,就觉得是有什么东西在身上各处爬一样。

老人本来是个不信邪的人,一辈子从不烧香拜佛,也不信算命,所以从心里来说,昨天下午和我碰头那会儿,还是觉得好转是吃药的作用,但回家后重新开始怪痒了,他再不信邪,也只能信了,心里害怕,又痒得不行,在床上折腾到5点起床去擦身了,不敢再上床,就出门溜达去。想给我打电话,又不好意思这么早骚扰我,憋到快7点才拨了我的电话。

我说,我现在基本能确定你家里有问题,但是从科学角度,我不能排除你吃药和在宾馆过夜出现好转没联系,我今天也还有工作,要不你还是去那家酒店住着,你把所有在吃的药先拍给我看看,我分析一下,一会来告诉你下一步怎么弄。

过了一会,老人把在用的药单发来,我一瞅,嚯,好家伙,这真成了药罐子了。有外用的4种膏药,尿素软膏、冰片霜、多磺酸粘多糖乳膏,有两种中药汤药,中药茶,还有依巴斯丁片、枸地氯雷他定片抗组胺内服药和盐酸左西替利嗪片抗过敏药。

这是把所有看过的医生开的药都在一起吃啊乖乖。

我给老人发消息说,中药膏继续涂,可以在冰片霜之外再加一个丹皮酚软膏,别的就不用擦了,中药不能混着吃,况且都吃了两周了,停一停,换个成药吃吃吧,抗过敏药不用吃了,我们是要先看看是不是抗组胺药的功效,所以今天你要停药,先改吃我给你配的。

我按照老人流年身体五行特点,选了湿毒清胶囊,六味地黄丸,再加一个泡腾片给老人提升下免疫力,其实这些都不是什么治病的药,都需要调理过程,但是什么药都不给人吃,老人可能心里不好接受。

之前吃药吃得老人食欲非常差,身子已经很弱,下午我抽空又打开饿了吗点了一些酸奶之类的开胃食品,晚上特地点了一锅很香的鸡汤给老人下饭。老人一惊一乍的,说医生说不能吃鸡的啊,我回复他,没事的,医生说不能吃鸡,是怕中药药性和鸡肉相克,你今天都停药了,没问题的。

晚上,我让老人再给我拍一个背部的图片,对比下来,和上一张背部图片区别不大。

在不服药的情况下,今晚将是确定问题源头的关键。

警惕这种风水病

图为清明前和老人交流的聊天记录部分内容


4.事有反复难纠查  二回姑苏探邪踪


4月7日一早醒来,天色还黑,看了下表,才六点零五,心里有事就是这样,差不多到点就会自己醒了。等到早上七点半,还没有电话来,我就发了消息给老人问情况。

老人很快回复:昨晚一切正常,半夜醒来一次小便,脚背和手腕处疹子处有点微痒,擦点药膏又睡着了。睡得很舒服,所以起床也晚。

果然如此,我心想,那就确定了,问题就在家里,现在只有这几种可能性,

1、风水病,这是最有可能性的。

2、过敏性疾病, 家里某处有过敏源。

3、癔症,心理病,家里有某些引动潜意识抗拒的因素存在,这一点其实也可以归纳进风水病的范围之一,不过我已经在开始做细节分析,所以单独归纳出来。

4.卡阴,有异常能量影响,但这也是最不可能的,因为这种所谓的卡阴都要有外因,要先遇到异常的事情才会有这种环境来触发异常能量作用。

例如以前处理过的一桩所谓的灵异事件,命主搬入出租屋后经常感到汗毛竖立,脖子发紧,常做噩梦,睡不安寝。因为单身,平时不做饭,有一天下班回家,突然很想吃面条,就翻出橱柜里一口不锈钢锅煮水下面条吃,吃完后感到很累,就坐在沙发上睡着了。

迷迷糊糊中做梦,梦到一个老太太骂他弄脏了老太太的锅子,还上来踢他,他就吓醒了。之后隔三差五就会做这个梦,就不敢再住了,换了个屋子租住,结果没好几天,又开始梦到老太太。

此人吓得到处找和尚道士,花了很多钱,效果不大,整天神不守舍,不敢睡觉。后来辗转找上了我,命主信誓旦旦说一定是被上身了,被脏东西跟着了,精神处于异常的亢奋状态。

我听了后,第一感觉是命主有癔症,但是命主家族史没有听说有过精神问题,再看命盘,也确实没有看到有先天性的精神疾病类象,倒是有两个组合是传统上认为的撞邪卡阴类象,可以认为确实是“卡阴”事件。

我问他,你那会儿做了梦后,把那锅子洗干净了吗?他说,那当然洗了啊,几乎每天都去刷几遍,直到退租。

然后命主还说,他是实在没办法了,和尚道士都找过,找命师是急病乱投医了,也没指望命师能解决,就是问问,出家能不能解决这个问题。

我说,先别急着出家,反正你都乱投医了,不如先试试我的办法。如果两个礼拜没起色,没变化,你再去出家也耽误不了啥,说明白了,我也是验证我的技法,就不收你风水调侯润金了。

我让他去网上买一口一模一样的锅子,晚上抱着睡觉,白天在住处布置一个聚罡阵,把锅子放在阵眼,阴天全天开灯,晴天不得关闭门窗,期间吃喝必须简单,最好只吃同一种食物。

因为操作比较容易,也或许因为真被逼急了,命主老老实实按照我的布置去操作了。第一周,只做了两次噩梦,精神见好,他感觉有用,信心建立,第二周就没有做过噩梦了,我让他把锅子送到特定方位埋掉,这个案子就此解决了。

具体原理,我也只能靠分析,锅子无疑是一个异常磁场能量的中转器,命主在特定的时间和身体状态里接触锅子,接受了这样一个磁场,在身体里造成了生物磁场的同频,影响到潜意识反馈到大脑皮层就会以梦来演示这个磁场。只要身体磁场不发生变化,这个反应就不会有变化,如果说出家,或许能产生作用,因为出家后自身作息、习惯、思想观念都会发生很大变化,生体磁场肯定也会有改变。

我所做的就是依靠风水阵法来产生逆磁场的作用,用聚光聚气的方式来给锅子施加一个相反性质的磁场力量,让这个人再次通过锅子来调侯自身的磁场,这样就可以发生改变作用。

说这个跑题了,其实就是说明下,卡阴这种现象最好不要上升到超自然力量层面去,大多数还是特殊体质下被异常的信息能量干涉,也需要有接收器中转器等特殊的条件。而老人的生活一直就如此,没有任何变化的情况下,病况逐渐增强,这都不符合卡阴的特点。

癔症也不太可能,因为我家族就没这个垂象。

不管是哪一种情况,要解决问题,还是要去老人家里看一下,下午,我又回了苏州,带上老人,两人直扑他家而去。

警惕这种风水病

图为4月7日老人背部照片,已经可以看出色块变浅

5.晦气扑鼻病气现  催风运水清邪祟


老人家住在苏州城内老巷民居内,这种房子属于政府保护的,房管所负责修缮,外表看起来古色古香,沿水而居,充满江南风情,其实住着并不舒服。由于这类房屋的历史文化价值,没有拆迁可能,老人错过了城区拆迁改造,没有分到乔迁房,一直就住在这个30多平的老宅里。

我小时候也住老宅里,但我家人口多,是个两层小院,有天井有水井带院子,光线还是很不错的,而老人这种只有一层的平层住宅,房连房户挨户的,通风换气的余地很小,可以说改造维修的并不科学,普遍都潮湿阴暗。

他家自然也不例外,我一看,其实打扫的还是挺整洁的,看得出生病期间,老人已经很注意房屋环境的卫生了,家具虽老,并没有特别显眼的缺损损坏,摆放位置也留着较大空隙,一些堆叠的储物箱靠着墙角,我挪开看了看,也清扫过,除了墙皮因为年久潮湿,有些地方泛出青灰色,黄褐色的斑块,其他木质结构都还算干净整洁。

老人说,本来也怀疑家里卫生有问题,自己现在几乎两三天就清洁一遍,反正在家也没别的事情。只要不下雨,窗户也都开着通风,但自己的切身体会,应该和卫生没关系。

我本来以为老人的床会有比较大的问题,但是在床边转悠了半天,还是看不出来有啥问题,第一感觉比较奇怪的只有一个地方,这张床四周侧板是密闭的,从地面到床面都是侧板,没有床脚,然后感觉上比普通的床要高一些。但老式的床都是请木工打的,并没有统一的标准和款式,所以就没在意这点。

我又拿出手机,翻出当天排出的紫微斗数占盘又瞧了半天,问题定位在西北,按照房间布局位置来说,也差不多就是这个床的方位,但是床上现在干干净净,被子都挂在屋外晒太阳,床单下就一层棉胎,棉胎下是一张看起来很旧但也没有破损的席梦思床垫,再掀起来看,下面就是一整块木质床板了。

找不到问题,让我有点郁闷,难道还要等在这里,观察老人上床睡觉后的异常?

老人问,要不其他柜子箱子都打开给你看看?

我说,你这个方位,就这一个床可以取八座星的垂象,其他地方就算还有问题,也不是我这次要找的东西。

我说术语,老人也听得一头雾水,只是点点头,我也没再说话,专心分析起占盘来。

大概是沉默的空气有点尴尬,老人等了一会说,那要不要把床拆开看啊?

我问,这床能拆?

老人答:“能啊,这还是我结婚那会儿请人打的,床垫都是后来找认识的厂定做的,外头没有这个尺寸啊,那会家里小的都流行做一张能储物的床。”

哦,这还是储物床啊,难怪看起来又高又宽的。等等,储物床?我突然反应过来,问道:“那就是说,你的床下面还放东西了?你最近打开整理过吗?”

老人也突然意识到了啥,说:“你不提,我都想不起来了,床下面确实有东西,我好久没有碰过了,年纪大了后,这床垫太重了。”

突破口终于找到了,我奋起神勇(那床垫宽1.77米长1.96米厚0.2米,全棕面钢丝弹簧),一个人搬开了床垫,又鼓起余力,掀开了厚厚一层实木床板。

一股霉味扑面而来,差点让我窒息。

我很难忘记打开床板那瞬间看到的东西。

各种老旧衣物、棉胎、书报、酒瓶、打包的麻袋布包,密密麻麻堆成一片,由于常年潮湿,床下这个密闭空间里,不知道多少层的长毛绿梅层层生长,衣服堆都结成了绿色毛块了。

我无奈地掩住口鼻,回头对同样目瞪口呆,满脸通红的老人说:看样子,脏东西找到了。

虽然刚才用力过度,已经二鼓而竭,但这会儿天色已经不早,找不到清洁公司了,又不能放着这么堆垃圾丢给老人不管。只能又当起清洁工了。

我问,这里有什么贵重物品吗?老人说反正里面堆的都是几十年都没用过的东西,都扔了吧,就算这样,我们依旧花了两个小时,才把床下的垃圾都装袋扔掉。

老人说,我现在想想,生病应该和这些垃圾有很大关系的。

我说:“看到你这堆垃圾,我才对上了我起盘看到的内容。应该错不了了。”

我当时看盘,同时带有卡阴和风水病的垂象,让我一时间也陷入逻辑误区,花了好多天时间来排除卡阴这个条件,其实现在马后炮分析,完全有可能某些“卡阴”反应本来也就是一种风水病啊。

原本我处理过的风水病,大多是有明显形煞的,例如家具边角对着床的,长期过堂风顺着家具边沿由尖角冲出,让躺在床上的人因此遭受夜间风邪透骨,由此引发奇怪的疾病。

现在想想,中医的“毒”,本身也就包括看不到摸不到的细菌病毒,在某些特殊环境下培养出来的细菌病毒自然也是风水病,只是这是无形风水。

河边民居本就潮湿,湿气是可以透过地面青砖蒸腾的,但是遇到不透气的实木床板,把湿气都聚集在床下,慢慢浸透床下的物品,每年梅雨季节,引发一次大量霉菌生长,多年反复生产的霉菌,不知道怎么透过床板缝隙钻入床垫,再侵袭睡在上面的老人。

但是霉菌这种东西,并不能入侵表皮,所以之前那些年,老人并没有什么反应,为什么今年就中招了呢?

原因是湿疹,老人确实得了湿疹,然后湿疹产生部分皮损后,霉菌就顺利入侵,引发身体内部免疫系统的反应。

所以,老人之前这样奇特的病例,实际上就是过敏反应而已。

喷洒消毒液后,我对老人说,你的这个床垫,也要不得了,今天处理不了了,你还是去住一晚上宾馆吧。

老人也很开心,说,我信你的,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。明天我自己找人来拖走床垫,不用麻烦你了。

我也很疲惫了,安排老人入住后,就回家了。

经过这个案例,给我最大的收获是,搞清楚了风水病的某些奇特表现,填补了我的逻辑误区。

老人这种情况,在过去一定是被当做卡阴处理的,从前人中邪了,有时候找术士去跳个大神,做做法就真的好了,为啥呢?

很简单,做法仪式通常都要烧香烧草烧纸,以前术士烧的东西很多都有硫磺朱砂艾草之类的药材,有杀菌驱虫的作用,于是一些被包装成“卡阴”的风水病就真被做法事给治好了。

另外给病人建立信心很重要,如果病人疑神疑鬼,心绪不宁,更容易被外邪所侵,自然好得就更慢了。

一夜无话,4月8号,老人处理了床垫,家里再次消毒,晚上入睡香甜,没有在发生过敏反应。

这个案子也就终了。

看完这个案例的朋友,请注意家中储物的场所,一定要定期去洗晒,保持干爽,做好消毒措施,以免遇到这样看不到摸不到的“无形风水病”。

警惕这种风水病

图为老人后背照片,从4月5日到4月8日的记录。肉眼可见的变化,神奇不?



本文真实不虚

后记:

从4月8号清除杂物垃圾后到现在,老人再也没有因为晚上无端怪痒而睡不着觉。期间身上依旧有几处冒出湿疹的症状,是积存于体内的湿毒在排放,重新去医院开药内服外用,到目前基本上快要痊愈。




 



上一篇:“香港四大才子”之倪匡算命实录
下一篇:没有了
(作者:小别姑苏 )

我有话说

 以下是对 [警惕这种风水病] 的评论,总共:0条评论
Powered by GUSU8.TOP